app官网下载安装

app官网下载安装

   .630shu.co,最快更新重生之宠妾要上天最新章节!

   柴倾城冲着身后的春蕊摆了摆手,两个大大的食盒被放在了桌子上,柴倾城起身小心翼翼地将食盒盖子打开,露出里面的糕点和果酒来,她微笑着将里面的东西端了出来,小心地放在两人面前,春蕊又上前将空空的食盒拿了下去。

   “咦?这是什么糕点?”

   苏柔儿看着碟子中精致小巧的糕点问道。

   柴倾城轻笑一声,一一为她们介绍道。

   “启禀娘娘,这是紫薯糕,这是板栗酥,这是葡萄酒和桃花酒……”

   说完,分别取了两块晶莹剔透的糕点递到了两人手上,眼睛亮晶晶的,“试试?”

   苏柔儿和曹紫萱相视一笑,接过去缓缓放进了口中。

   “嗯。不错,观之晶莹剔透,尝之甜而不腻,果真不错。”

   苏柔儿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,然后转头看了曹紫萱一眼,见她似乎也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 “紫萱还从未吃到过这般好吃的糕点呢。”

   曹紫萱看着柴倾城,十分真诚地开口询问:“敢问郡主,这糕点是如何能做到这般晶莹剔透,只从外面便能看到里面五颜六色的馅来?”

  
搞怪卖萌少女浓眉大眼肌肤光滑露齿甜笑写真图片

   柴倾城微微一笑,“曹小姐,您可曾听说过木薯粉?”

   “木薯粉?”

   曹紫萱仔细听着。

   “以木薯粉和成面团,再擀成面皮,将事先准备好的馅料包入其中,蒸熟之后,便成了这般透明的质感。因此民间将木薯粉制成的面皮称作冰皮。”

   “冰皮?”苏柔儿微笑着捏起咬了一口的紫薯糕,点了点头,笑着对着曹紫萱和柴倾城两人说道:“这般晶莹透明,可不就是像冰一样嘛。”

   “郡主真是七窍玲珑心,紫萱自愧不如。”

   曹紫萱赞赏地看了柴倾城一眼。

   “哪里,这点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,倒是今后要是有刺绣方面的问题。还要麻烦曹小姐多多指教了。”

   柴倾城从善如流,曹紫萱也乐于接受。

   苏柔儿将两人的对话收入眼中,满意地点了点头,一时之间,整个寿康宫中其乐融融。

   “不知这些糕点和果酒是从哪家店里买过来的?”

   曹紫萱吃完一块糕点后,伸出帕子,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唇边,抬头看向了柴倾城,开口问道。

   柴倾城一愣,便听到那曹紫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不瞒太后跟郡主,家父平日里最是喜欢喝酒,我见这酒又甜又不像是别的酒那么烈,故而想着或许父亲会喜欢。”

   柴倾城微微一笑,抬头与那曹紫萱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了,见对方眼中是赤诚,不由得自心底深处对这位曹小姐的好感又提升了几分,便开口答道:“京中有一家天香楼,今日喝的便是他们家的招牌果酒。”

   曹紫萱感激地看了柴倾城一眼,“多谢郡主。”

   三人又聊了一小会,苏柔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那曹紫萱便缓缓站起身来,冲着两人行了个礼,便告辞了。

   待曹紫萱走了之后,苏柔儿转过头去,对着柴倾城问道:“倾城,觉得这位曹小姐如何?”

   果然,柴倾城在心中默默一喜,面色如常,点了点头。“举止端庄大方,又坦诚直率。很好啊。”

   “哀家也觉得这孩子不错。”

   苏柔儿点了点头,

   眼神停在了门外的位置上。

   “娘娘是打算……”柴倾城试探着开口。

   苏柔儿收回视线,转头看了柴倾城一眼,笑道:“这么冰雪聪明,看不出来哀家的意思?”

   柴倾城低低一笑,开口道:“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?”

   “前几日皇帝亲自来找哀家。”

   柴倾城眼神一凛,那就是萧景轩了。

   “轩儿从小到大待人极冷,这么多年一直后宫无人,早些年,哀家还为他担忧过好一阵子呢。没想到那孩子居然直接来找哀家,说是出宫微服私访的时候,无意间遇到了曹国公家的小姐。”

   苏柔儿轻柔开口。

   一见钟情,柴倾城也不由得为苏柔儿讲述的内容欣喜着。

   现在看来,苏柔儿对这位曹小姐似乎也很满意。

   “那……”

   柴倾城试探着开口。

   “十五日后是个好日子,到时候哀家想正式为皇帝举行大婚典礼。”

   柴倾城点点头,想着这后宫总算是要迎来第一位女主人了。

   自从上次苏柔儿说了想要立这位曹小姐为后的想法,就像是某种信号似的,自此之后,这才曹小姐进宫的次数越来越频繁,每次都是去寿康宫伴驾。

   苏柔儿每每也喜欢将柴倾城叫上,这么一来二去,两人便

   很快熟悉起来。

   几日后,宫中无课,柴倾城便出了宫,也想顺便看看那名受伤的女子恢复地怎么样了。

   结果刚进天香楼,骆掌柜就上来直接告诉他,那名女子还在昏睡中,一直没有醒过。

   柴倾城沉了沉眉,又转头看着骆掌柜问道:

   “今日戏院的生意可好?”

   骆掌柜点了点头,抬头思考了一下,试探着问道:“柴小姐,要不要再去看看?这两日正好有新上的一出戏,十分受欢迎,每日都座无虚席,还有一位每日都来的小姐,从不露面,但每次打赏都手笔极大。”

   “哦?”当柴倾城挑眉,不知为什么,忽然就想起了那日带着春蕊去看戏时,碰到的那个傲慢的丫鬟和大手笔的神秘小姐,不知道骆掌柜说的是不是那一位了。

   “好啊,那今日便去看看吧。”

   柴倾城想起前几日与曹紫萱约定好要一起看戏的,择日不如撞日,不然就今天吧。

   “对了,对安排一个位置,我要请一位朋友看戏。”

   骆掌柜点点头,“还是给准备的二楼那一间,可好?”

   那里可是整个天字号戏院最好的雅间了,自然是好。柴倾城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 午后的时候,曹紫萱乘着马车终于来了。

   “这里的票很难买的,郡主您是怎么买到的?而且还是二楼雅间。”

   曹紫萱坐到天字号戏院的二楼雅间中,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站在栏杆处的柴倾城问道。

   “我的朋友是这里的掌柜的,所以……”

   柴倾城挑了挑眉,转头看着曹紫萱,见此时四下无人,那原本沉稳大方的曹紫萱也忍不住左顾右盼起来,脸上是新鲜和好奇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曹小姐,没来过这里?”

   曹紫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这是第一次。”

   ?

   柴倾城一愣,不解地看着他。

   曹紫萱似

   乎知道柴倾城在疑惑什么,更加不好意思了,“父亲不许我出来抛头露面,看戏什么就更不可能了。以往看戏都是父亲请了戏班子去家里,只能坐在幔帐后面观看。”

   柴倾城深深叹了口气,她完可以从曹紫萱的语气中听出那种失望和落寞。

   “那今日……我便陪看个够,可好?”

   柴倾城走过去,直直坐在了曹紫萱面前,对着她挑了挑眉毛,两人相视一笑,齐齐坐了下来。

   骆掌柜说的倒是半点没有夸张,今日的天字号戏院比起前几日柴倾城过来看戏时更加热闹了,堪称一票难求,竟有许多人因为买不到票,索性就干脆蹲到门口,靠墙蹲着,也好能听点音儿不是?

   柴倾城无奈一笑,看来过几日他们的戏院该要扩建了。这么喜爱看戏的看客们若是没有地方看戏,她都觉得有些可惜,就好像是人家兢兢业业送上来的银子,自己居然没办法收下,眼见着那白花花的银子就要溜走,这可比剜柴倾城的心还要难受。

   既然大家都这么爱看戏,那她就把场子弄点大一点,好让大家都有机会嘛……

   柴倾城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戏台子上的唱念做打,一边斜着眼睛朝着旁边的雅间里面看着。她自小就对艺术类的东西没有任何的鉴赏力,别人看来如痴如醉的戏曲灌到她耳朵里,跟蚊子哼哼也差不多,她的注意力在旁边的雅间上徘徊。

   “柴小姐,这是您的茶。”

   小厮端着一壶热茶冲着柴倾城走过来,恭恭敬敬地放在桌上。

   正好在此时,底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柴倾城一愣,朝着下面看去,原来是这一场的表演已经完毕了,看客们大都意犹未尽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,一边往外面走,一边交头接耳谈论着。

   “今儿这一出演的是真好!”

   “可不是嘛,若是天天都能听到这曲儿,那可真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了。”

   “兄台,若是每日都听,荷包受得住吗?”另一人毫不留情地讽刺道,几人相视一笑,出了门。

   柴倾城的目光移回到了戏台子上,见那黑牡丹站在台上,对着台下几人拿着花圈的客人点头道谢。站在他旁边的武生和丑角皆是眼神怪异地盯着黑牡丹。

   柴倾城不由得一笑,太出风头了,似乎也不太好啊。反正现在在台上的几所有人中,柴倾城就看到了至少十几道并不善意的目光。看来看客们的宠爱对那人来说也并不是无坏处啊。她已经能想象到台上笑脸盈盈的戏子们下了台之后的样子了。

   “哎呦,真的累死了。”

   来不及卸掉脸上的油彩,几个武生便摊在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 “黑牡丹,累了吧,快坐,快坐!”

   一见黑牡丹从幕布前走了回来,齐班主顿时眼前一亮,极有眼色地伸手拿了个软垫靠在了那个后台中独一无二的雕花

   木椅上。

   黑牡丹淡淡应了一声,在那齐班主殷勤的目光之下,缓缓坐了下去。

   齐班主一边伸手替那黑牡丹捏肩,一边对着正在偏头对着铜镜梳妆的黑牡丹赔了个笑脸,“下一场还是的,要好好唱啊。”

   黑牡丹没有说话,只是转过头去对着齐班主点了点头,满脸的油彩遮住了他的表情,一双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藏在宽大的袖袍中悄然攥到了一起。